女儿为啥要当特种兵

铺开淡绿色伞布,刚调入第77集团军某旅的女兵赵晨程笨拙地将10几公斤重的伞具从伞包中抽出,努力梳理着伞绳。而这

阅读全文

翻天覆地的伟大预演

“鬼斧造神川,谷秀峰奇丽水娟。”武夷山脉西麓,群山重叠,绵江河呈S形由东北向西南缓缓流过,与古城河“邂逅”处,

阅读全文

他有双“超精密机械手”

  魏红权正在检测精密结构件。  一块半精加工的零件,研磨十余分钟后,像变魔术般,表面平整光亮如镜!当零件表面

阅读全文